<li id="ouckm"></li>
  • <dl id="ouckm"><ins id="ouckm"></ins></dl>
    <progress id="ouckm"></progress><dl id="ouckm"><menu id="ouckm"></menu></dl>
  • <li id="ouckm"></li>
    <progress id="ouckm"><tr id="ouckm"><object id="ouckm"></object></tr></progress><div id="ouckm"><tr id="ouckm"></tr></div>
  • <div id="ouckm"><s id="ouckm"><object id="ouckm"></object></s></div>
    <dl id="ouckm"><ins id="ouckm"><strong id="ouckm"></strong></ins></dl>
    • 省政府新聞辦批文·浙新辦[2008]17號

    • 龍灣區唯一具有新聞發布資質網站

    • 溫州市第一批文明網站

    • 溫州市網絡文化協會理事單位

    • 市級青年文明號參賽崗

    微信 新浪微博 APP

    您所在的位置: 您當前的位置 : 龍灣新聞網  ->  專題專欄  ->  人文龍灣 -> 正文

    《永強方言實用詞語》編著反芻

    2018年09月14日 09:21:00來源:龍灣新聞網

      王興森,學籍軍籍名王鑫森,1943年生于今龍灣區上山灣自然村。大專文化,1963年參加鐵道兵,1968年在部隊援越抗美中入黨。歷任戰士、連文化員、團測量班長、繪圖員、副連長、團師參謀。參加京原、襄渝、沙通等鐵路建設。1979年轉業,從事地方行政、黨務、人大工作,1999年退二線,2003年退休。參加《大羅山志》《甌海政協志》等書的編修,任《永中街道志》《龍灣區志》副主編。為中國書法家協會、中華詩詞學會、中國楹聯學會會員,中國書畫家協會、浙江省詩聯學會第四、五屆理事。簡介入編《東方之子》《中華人物大辭典》《浙江古今人物大辭典》《中華詩詞十五年年鑒》等書。作品曾在《求是》《人民日報》《新民晚報》等全國300多家報刊發表。主編有《甌海詩詞》第1輯、《龍灣詩詞》第1~4輯、《龍灣歷代詩詞詞選》等。出版有《王興森吟稿》《王興森印存》各二輯和《王興森書法》《中國書法之鄉龍灣叢書·王興森卷》《永強方言實用詞語》等。

    王興森在閱讀《永強方言實用詞語》。希賽/攝

      王興森

      有人問我一部僅有30余萬字的書稿你竟折騰了這么久是什么信仰或力量支撐著?我說我出生于斯、成長于斯、工作于斯、退養于斯,將來還要長眠于斯,本就應趁自己未正寢之前的歲月,為家鄉做點稍有益的事情,報效桑梓,盡點赤子之心。是啊,二十六、七年才出一本書,汗顏啊!但又為自己獨力完成當地方言第一部詞書而釋負。回顧一下寫稿過程,確也應寬宥自己的。

      有人問我這么些詞語是怎樣寫成的,是不是靠閉門造車造出來的。我說別寃屈我,20多年來,我一直堅持從生活中記取方言詞語;向老輩人請教方言詞語;從記憶里搜尋黃口少年時方言詞語;從報刊書籍、電視電影里收錄方言詞語和同一事物的本地語與外地語的不同稱呼;從各類詞書里訂正音義;從網頁上核對科學名稱或專用術語……我是認真嚴謹的。從下面的做法中,大家應能明白其中甘苦和所言非虛。

      緣起曱甴堅持初衷

      記得1992年上半年浙江省政區實行撤區擴鎮併鄉,組織上要我到海濱鎮主持人大工作。鎮里訂有香港出版的《大公報》,報上常登有消滅蟑螂的藥具廣告,刊有比真蟲還大的照片,稱蟑螂為曱甴(yóu yuē),始知方言也有文字的。從那時開始,我常和喜探求方言的同事利用中午休息時間談論本地文字詞語,甚至拿著《新華字典》逐字討論本地讀音或有無另造的方言文字。也就從那時起我就開始收集本地方言詞語、文字,萌發了編一本永強方言詞典的初心。1912年我參加區檔案局的龍灣方言讀音錄制;2016年參加市圖書館主持的溫州東郊語錄制,更增強了意趣。

      按音據義審選文字

      方言詞語特點之一是有讀音有詞義,但用字不確切,一個詞語往往有好多種寫法(當然漢語中也有此特點)。如:用在形容詞后面起到副詞“很”的作用、用在兩個相同形容詞之間有“非常”“特別”之義的“顯”字,當下社會上甚至媒體上就有“兮”“喜”“西”“嘻”“顯”等多個用字,通過對讀音和字義的審辨,《詞語》最終采用了顯字。如:沒米仁的扁(稨)谷方言稱〈冇一〉谷,讀喊谷,〈冇一〉字是本地自造字。有位老先生告訴我,〈冇一〉字還可以寫成〈禾荒〉。我查了多種詞典此字均讀荒,通同荒字,在字義上找不到“空殼”“無實”之義,最后在王力編的《同源字典》里找到了“《玉篇》‘〈禾荒〉,兇年也,空也,果不實也’”的字義,就以別體字收進〈冇一〉字條內作為二級詞語。

      方言詞語特點之二是有讀音有詞義,但現在方言詞書和社會上未見有此一詞之文字,必須自己從浩瀚的漢字中找準詞語錄入,也許有人會認為這是作者自造的字,那是冤枉作者了,作者只是按音照義選出漢字而已。如詡〈韌言〉一詞,義為表揚、稱贊別人,猶時髦語點贊,我是按詡字有贊揚之義,〈韌言〉字讀略義為贊美,兩字音義全合,當然只有用詡〈韌言〉了。又如永強人稱經常、頻率多為“晝旰”。其義同時間間隔有關,審度再三才采用晝旰二字。“晝”讀咒,中午也,“旰”讀甘,傍晚也,從中午到晚上時間只隔幾個小時正合經常之義,音義全合。再如永強人(溫州城里人也一樣)稱集體的、共有的、公家的不是私有或獨有的東西為“交司”的。我把它理解為已交給有關部門管理的便提出“交司”一詞,交讀江,交出交給之義,司讀私,指現實和理念中的政府或社會的有關管理部門,習慣稱有司。交司即交給有司管理,已非某個人私有,不正是集體的、共有的、公家的嗎?得到老先生們的贊同之后才正式載入《詞語》中。

      方言詞語特點之三是有讀音有詞義,并且在一些方言詞書里有了較固定的用字,但作者認為不很確切恰當,作者應敢于提出自己的意見,對錯自有社會和時問儉驗。這也是治學態度問題。如:永強話和溫州城里話一樣,對錯了錯的一詞寫為“賺爻”,讀站爻,這些詞書賦予賺錢的賺以錯的詞義:而賺錢的賺永強話和溫州城里話也一樣,讀近。它們又賦予“近”以賺錢的賺之義。以“賺爻”解讀錯了;以“近”鈔票解讀賺錢,筆者總感到不貼切,終于在《中華字海》里找到〈讠差〉字,其引《集韻》釋義為“言失”,即話說錯了。我采納了〈讠差〉即錯誤之義。所以《詞語》中以“〈讠差〉”作為“錯”的方言字,組成“〈讠差〉爻”一詞;以賺錢的“賺”讀“近”,放棄了遠近的近為“賺”的用字。

      方言詞語特點之四是有讀音有詞義,找不到合適的字,但用詞頻率挺高,又不能不收,《詞語》中就采取老方言詞典的做法,用囗來代替。如:學生作業做錯了被老師用紅筆打了叉(х);把東西交叉著(х)擺放;一個事物分不淸是哪方的交叉(х)在一起、一句話可這樣也可那樣解理稱雙子囗(х)的囗,還有嚇傻了傻乎乎的樣子永強話稱囗侍恁的囗,作者確實找不出合適確切的用字,只得用前賢的辦法以囗代替,但標上讀音和詞義。

      方言詞語特點之五是有文字有讀音,但字義失傳,《詞語》不收。

      方言詞語特點之六是本地自造之方言土字,基本上依樣畫葫蘆照收。因本地自造的字要么利用古字、別體字另賦音義而成;要么利用漢字部件組裝而成。前者如丼,讀等,義為水坑、深水潭或凹陷的地方。其實漢語中已有現成的文字寫作凼或氹。而丼是井字的古字;又如娒,讀嫲哀切,泛指小孩,其實是古文姆的通假字。后者如〈冇一〉,讀喊,指沒米仁的空稻谷,就是將有字月(肉)中減去一橫而已;〈冇三〉讀種田的種,義為很胖,飽滿。其實就是在有字月(肉)內加了一橫而已。

      俚語歌謠注重莊正

      在俚語歌謠編寫中除了注重鄉土氣息、鄉音通順而外,自己定下了五不錄的門檻:

      一、太俗的不收。即淫穢、誨淫之詞語不收;

      二、以宣揚正面為主,誨盜誨惡之詞語不收;

      三:涉及對某件事某種人有歧視侮辱性的詞語不收;

      四、有明確犯忌諱傾向的詞語不收;

      五、自己弄不懂的詞語不收。

      《永強方言實用詞語》出版了。我感謝,我高興,我慚愧。僅錄拙作《沁園春》一闋作為紀念:

      甸甸沉沉,規規整整,厚厚娟娟。錄方言俚語,歌謠俗話;文逾卅萬,條過三千。政府支資,親朋鼓勵,始得今日正式刊。誠心謝,仰大家相助,薄益家園。寒來暑往年年。憶港報頻登曱甴箋。見相超真物,字驚儕輩:原來土字,也有文鐫。暗下初心,志成小典,收輯豐饒梓里言。光陰逝,灑廿秋汗水,羞對成編。

    [編輯: 孫曉敏 ] 
    下載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