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ouckm"></li>
  • <dl id="ouckm"><ins id="ouckm"></ins></dl>
    <progress id="ouckm"></progress><dl id="ouckm"><menu id="ouckm"></menu></dl>
  • <li id="ouckm"></li>
    <progress id="ouckm"><tr id="ouckm"><object id="ouckm"></object></tr></progress><div id="ouckm"><tr id="ouckm"></tr></div>
  • <div id="ouckm"><s id="ouckm"><object id="ouckm"></object></s></div>
    <dl id="ouckm"><ins id="ouckm"><strong id="ouckm"></strong></ins></dl>
    • 省政府新聞辦批文·浙新辦[2008]17號

    • 龍灣區唯一具有新聞發布資質網站

    • 溫州市第一批文明網站

    • 溫州市網絡文化協會理事單位

    • 市級青年文明號參賽崗

    微信 新浪微博 APP

    您所在的位置: 您當前的位置 : 龍灣新聞網  ->  專題專欄  ->  人文龍灣 -> 正文

    永昌,永昌

    2018年08月21日 09:38:00來源:龍灣新聞網
      

      蔡敏

      

      有一次遇上一個四年級的小女生,她是來參加會議的小代表,我在會場負責攝影,鏡頭轉到她時,她總是有些害羞地低下頭,很認真地看著會議資料。歇息時間,看上去有點矜持的小女生和我談了幾句,就一下子熟絡起來。

      她說,她就讀的學校在一座城堡內。小女生一說城堡,我就明白她來自哪一所小學了。說起城堡,她的眼睛似乎亮了一下,連忙問我知道這個城堡嗎?我故意裝作不知道,說自己孤陋寡聞。小女生一聽來勁兒了,說等散會了要給我上一課。我又裝出一副驚訝的樣子來,小女生頓了頓,微微一笑轉身飛一般而去,有點矜持。我心里琢磨著是不是要當一回上課的小老師得含蓄點了。

      不愧是優秀的代表,小女生講起這座堡來也是有一套的,當然我也是一個很好的聽眾,非常的耳順。小女生看我聽得這么有滋有味,就來勁兒了。她先從東門環海樓談起,她故意賣了一個關子,問我知道不知道“環海”這名字是怎么取的?這個……這個,是不是臨近東海,站在堡上遠遠一眺,就能望見海上帆船點點。小女生像老師表揚一個回答正確的學生一樣用贊許的目光說我回答對了。她繼續上課。環海樓是一座小型的甕城,這時候,我舉手了。按照課堂的規矩,既然學生舉手了老師就該問問這位學生有何問題。小女生示意我問,那請問小老師,什么是甕城呢?小女生干脆利落地回答了這個問題,而且講得很詳細,這一下輪到我不明白了,一個四年級的小女生,竟然對軍事上的建筑也了然,真是厲害。

      甚是佩服這個小女生的口才。說到激動處,宛如一場急切又響亮的陣雨,鼓鼓作響;說到平靜處,猶如一場春夜牛毛細雨,潤心無聲。都堂第、狀元第、右司馬第,圣旨巷、御史巷,小女生講來是娓娓動聽,如臨其境。說實話,這堡我去了也有十多次,有時候帶遠方的朋友來看,說我們這里還有一座老城堡可觀,經歷過了四百多年的風雨;有時候帶小朋友去看,告訴小朋友不要忘記了這段歷史,并順帶說起“少年強則國強”來。但是每一次都是走馬觀花,只看一個大概,了解一個大概。而那一次,我真的像一個小學生又回到了課堂,認認真真地聽一個四年級的小女生給我上了一堂難忘的地方課,所以說有時候就得向小朋友學習。

      可,這個四年級的小女生,她是怎樣知道這么多的東西。聽完她的課,我的心里馬上就跳出這個問題來了。我追問,小女生又微微一笑,轉身像一只輕盈的小鳥飛走了,只留下我在那里發呆。在一想“堡”這個字,象形一下,我禁不住傻傻地笑了。

      永昌,永昌

      我對傳統文化一直有著喜愛,閑暇時間,也會翻翻那些來自上百年甚至千把年前的文章,從學而第一知道了曾子的三省吾身,從桃花源記知道了五柳先生,從王瓚的文章中知道了溫州明代文化在永嘉場。遇到好幾個先生說,現在的根找不到了,我一聽默默不言。曾經做了一個白日夢,我是這樣描述的:石頭壘成的墻,自然是花了些力氣的,斑駁之處,自然是長滿了青苔。在陽光下,青苔顯得更綠了。大方塊的泥磚砌成的門臺還依稀透著泥土的氣息,門檐上的挑梁還是有著南方傳統的美,不知是風吹來的呢還是鳥兒叼來的種子,到了初春,就長出嫩草來了。鏤空的磚雕,樸素的木門,無不在述說著一種人生。敲了敲門上的鐵環,幾聲響后,門就開了,南方的庭院也總是透著一種智慧。一眼過去,就發現了兩口大缸置在寬大的庭院里,幾顆蓮正半醒中搖了搖,蕩漾了幾下。這時候從里屋傳來了陣陣“之乎者也”的朗朗書聲。

      這樣的房子還在,雖然老了,但依然還在,可這樣的書聲已成遙遠的記憶了。恰巧的是,去年三月,我認識了一位在這座堡內小學教語文的老師,她幫了個小忙,無以回報只好念叨著給她班的孩子們上一次課。原來計劃想給孩子們上一次古文課,但轉念還是上了一次玩的課。畢竟玩是孩子的天性,再加上我也好玩。借她的孩子們和我一起完成了一個任務。讓記憶回到哪個已記不清楚是那個日子的下午。但很清晰地記得是星期六的下午,初春的陽光很溫煦,孩子們如一只只銜春泥筑巢的燕子。孩子們似乎很興奮,因為這樣的課對她們來說是新鮮的,如枝頭剛發出嫩綠的芽兒。我給孩子們設置了四個小問題,當然還有小獎品。

      這座城堡為什么取名為永昌堡?找到兩處老房子,并訪問到其主人是誰?找到三條有來歷的小巷子,并訪問到巷子的名字來歷?尋到四座老橋,想辦法弄到其造橋的時間?我把這二十幾個孩子分成了五組,每組有五六人,哪一組最快完成以上問題當然是第一名了。對于第一名孩子們還是很看重的。我的話還沒說完,孩子們已經一散而開。那個下午,我感覺到這座堡被孩子們翻了一遍又一遍。

      有序地回答著。雖然完成的不是很理想,這也是在我的預料之中,畢竟有些歷史已經久遠了,塵封了。但孩子們的聲音甚是響亮,看不出找不到線索的絲絲焦急。……御史巷,這里曾經出過一個御史,他叫王諍,在明嘉靖年間當過都察院御史。……右司馬第,是王叔杲的故居,他為官十五載,政績很好。他的家就在河邊,很好找的。孩子們個個說著自己尋訪過來的資料。這時候,一個響亮的聲音響起:叔叔,我問不到為什么叫永昌堡,問了好些老爺爺,他們說的也是很模糊,我能不能說一下我的見解。我點頭示意,孩子又大聲地回答:永遠昌盛。確實,我們的祖先有此寓意。永昌,永昌,永遠地昌盛下去。這何不是我們所期盼的。一個地方,要想昌盛,缺了文化底蘊真不行。而永昌,只因有這么多可以傳承的文化,才有這么一堂有意思且有意義的課。

      甕城

      繞過東門,從臺階上,有一朝南向的小門,進去便是環海樓上,向下望去,有一四方小空闊之地,便是甕城,便是用花崗巖石壘疊成的甕城。剛下了點小雨,甕城里彌漫著一些霧氣,墻石上也散發著些許涼意,江南的甕城還在春寒料峭中。我又一次登上甕城,我還記得上次是在夏天帶著一個杭州的小朋友來探訪,那是個二年級的小男孩,他的奶奶跟他說起過家鄉還有一座城堡,他跟他奶奶說要看看家鄉的城堡。

      小男孩從里到外仔仔細細地看了一遍甕城。甕城外城墻上有幾處沒壘上石頭的地方引起了他的關注,小男孩雀躍地飛奔過去,踮起腳尖向里外,黑乎乎的,突然他大叫起來,說自己看到一個生了銹的炮筒了,問我這里真的發生過了戰爭?這炮的威力如何?他還說他看到過比這個大好幾倍的大炮,只是這個就看不清楚了,就一個黑乎乎的炮口。雖然沒看到全身,但對一個二年級的男生也是很興奮了。

      小男生穿著大頭拖鞋,呼啦啦飛向城垛。城垛上長滿了雜草,亂亂的,城墻邊還搭了幾個長天落瓜的竹排。小男孩便轉到樓里去了,一看到甕城,小男孩高聲大呼起來,這里還有個微型城堡啊。驚奇歸驚奇,小男孩很自然地從兜里掏出一小本子,順手捋來掛在脖子上的筆,認真地在本子上筆記著。我問,你記這個有什么用?別問還好,一問小男孩嘰里呱啦地跟我說了一大通,說啥好記性不如爛筆頭,說知識都是積累出來,還說多記多寫就能寫出好文章來了。這么一聽,覺得小看這個杭州來的小男孩了。

      臨風而立。我極力地向東眺,已看不到波浪涌涌的大海了,只看到參差不齊的民房擠擠挨挨著,大海哪里去了?只好回樓一坐,望著眼前的甕城。恍惚間,又響起了炮聲,又響起了刀槍廝殺聲,在耳邊縈繞著。

      這里的甕城該叫方城,而圓者似甕才叫甕城,是方的叫方城。可為什么后來都叫成甕城,似乎與其特點有關,當攻城者入甕城,守城者對其形成“甕中捉鱉”,叫著叫著習慣了便形成了統一的叫法,我猜測著。北宋著名軍事家曾公亮的軍事著作《武經總要》中,第一次出現有關甕城的記述:其城外甕城,或圓或方。視地形為之,高厚與城等,惟偏開一門,左右各隨其便。可甕城又是怎樣形成的呢?腦海又閃現一問。我想到了墨子,會不會是這位善守御,談兼愛非攻的墨家學說創始人發明的?雖然甕城在我國何時出現尚待考證,但瞎想一下還是可以的。

      可眼前的這座小甕城,卻將甕城設于城內,這又是為何?帶著這一疑問,我請教了一位對明史甚有研究的一先生。先生言這是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在多次戰爭中總結出來的,所以明朝在建都南京城時,一反舊制,革命性地將甕城設于城門內,并在城體上設置了藏兵洞,俗稱“甕洞”,這樣一來大大地加強了防御力,在冷兵器時代,能多一點防御力,其兵力就增加了許多。而在兵部任過職務的王叔果作為設計者自然熟悉明朝城堡的建設,所以他在東門設置了甕城。聽先生這么一說,恍然大悟。

    [編輯: 孫曉敏 ] 
    下載

    微博